草原鲲鹏 飞翔元易

        一、从沼气获得的灵感

        赤峰元易的创始团队来自于赤峰的供热行业,董事长陈立东毕业于内蒙古工业大学供暖专业,在供热行业摸爬滚打了二十年,当了十年热力公司的总经理,让赤峰人用上管道天然气是他的梦想。配合赤峰新城区的天然气供应事业,管网建好了,气却无处寻。用他的话说当时是四处找气,四处受气。掌控气源的相关公司要么嫌他行政级别低不见他,要么给的气价格高运到赤峰就赔钱。这怎么办呢?难道就让赤峰新城区辛辛苦苦建起来的天然气管网成为摆设吗?赤峰人用天然气的梦想会泡汤吗?一向要强的陈立东一直在思考着如何得到化石能源的可替代资源,突然有一天晚上他想到了沼气。

图片1

董事长 陈立东

        沼气,化学名;甲烷,顾名思义就是沼泽里的气体。人们经常看到,在沼泽地、污水沟或粪池里,有气泡冒出来,如果我们划着火柴,可把它点燃,这就是自然界天然发生的沼气。一提沼气,人们会觉得很土气,但沼气对中国农村的取暖烧柴还是做出了巨大贡献,沼气的适度规模化,也有很多地方在尝试,但多数都失败了。

        有没有把沼气提纯后实现现代化、工业化、产业化的新路子?

        这还得感谢百度,陈立东在百度上搜索到了一篇文章,介绍了国际这方面的经验,寻找写文章的这个人,中国化工大学教授李秀金博士被搜到了。李秀金是博士生导师,曾留学美国,多年从事沼气提纯技术的研究,是中国沼气学会的副理事长。

        陈立东做事有个思维习惯,就是谁能找谁,用他的话说是一定要站在山顶上放风筝,搜到李秀金博士后,他激动得有些睡不着觉,第二天陈立东就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去见李秀金。

        二、一个梦想的工业实践

        见到李秀金博士,了解到他们的最新科研成果后,双方一拍即合,准备合作,陈立东很幸运,回到赤峰向主管领导汇报后,获得了领导与股东们的全力支持,成立了赤峰元易生物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迅速与北京化工大学成立联合研发中心,并正式开始在赤峰的多个旗县寻找生物天然气供气权,经过认真筛选,最后选在了阿鲁科尔沁旗开始建厂。

        对于李秀金博士来说,平时做试验毕竟是试验,要投资3﹒2亿元,建亚洲最大的生物天然气工厂,这对于李秀金博士还是头一回。

用李秀金的话说,当时国内很多投资者对他的研究都很感兴趣,但为什么没有变为行动,因为生物天然气的生产一方面需要有安全管理等一系列的运营管理人才,另一方面巨额投资也面临着巨大风险,谁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北京化工大学在充分的实验成果的基础上,为赤峰元易公司设计了中国首创、世界一流的工艺流程。这其中,发酵罐的建设是一个难点,不要小看这个发酵罐,其对密闭与温度的苛刻要求不亚于一个宇航员专用舱,建成后测试发酵罐一度有漏气现象,陈立东亲自下到罐里去查找问题的根源,每测试一次都要花掉几十万元,人们很心疼,但陈立东斩钉截铁地说:“成败在此一举,一定要坚持到底”。在建设过程中,赤峰元易团队历尽艰辛,屡败屡战,终于在2014年完成一期工程的建设,并于2014年5月18日点燃了第一缕生物质天然气之火。

        目前,赤峰元易公司拥有两项发明专利和十五项实用新型专利,使得每吨干秸秆的沼气产气量可达420立方米,提纯后获取的“生物天然气”中甲烷含量大于96%,可完全替代化石天然气。

        李秀金平时工作在北京,时常都会奔波千里赶到阿旗,厂子的进展让他很欣慰,他说:“元易项目做得很好,在技术上有四大突破,其中沼气提纯技术在国内是领先的,根据标准一吨原料出400多立方气,元易项目已经突破了500立方,而且如果管理得好,还有提升空间。”

        沼气提纯后变成了普适于城乡间的生物天然气,但此火与沼气之火已有本质区别,它已成为中国生能天然气的工业之火,其工业属性被元易深深赋予。

        三、输配管网的社会化配置

        元易的管理团队长于输配管网的建设与运营管理,这也构成了元易的核心竞争力。

        赤峰元易具备了这样的特征。它们不满足于仅仅成为生物天然气生产商,而是要做城乡间能源资源的全产业链运营商,这一志向从他们的工艺流程的设计中就能看得出来。

        元易的工艺流程立足于生态循环、综合利用、产业化运作。这一项目由原料收储运系统、“生物天然气”转化与纯化系统、村镇分布式能源站及燃气管网系统、沼渣沼液肥料转化系统四部分组成。这四个组成部分既自成体系,又能结合成一条完整的循环经济产业链。

        在赤峰元易的厂区我们看到,牲畜粪便、农作物秸秆、工业有机废水、餐厨垃圾以及生产与生活有机垃圾等等,在沼气工厂中,经过粉碎、预处理后,进入4个5000立方米的发酵罐,经35摄氏度的恒温发酵,产生的沼气输入2个2500立方米的储气罐。罐里的气体再经过提纯后,沼气变身为燃气,直接输送到城市供气管网。

图片2

发酵罐

图片3

储气罐

bg-01

提纯车间

图片5

加气站

        目前,通往阿旗中心城区10公里的输气管道已铺通,提纯的甲烷供给天山镇3万多城镇居民生活使用。作为向小城镇供气的试点,远在35公里之外的双胜镇也建起供气站,即分布式能源站,用撬车把生物天然气运送到分布式能源站,装置到储气瓶组中,再通过地下燃气管道输送进各家各户,如今,双胜村的200多户农民已经用上了生物天然气。

图片6 - 副本

分布式能源站

        正是谋求于城乡间全产业链的运营,才使得赤峰元易以领军者的姿态出现在中国生态能源的版图上。

        四、一个击穿三农问题的商业模式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凡是来到元易的人,一见陈立东不出三句话,就会问到,你们的原料如何保证?元易创造性地实行了农保姆模式,让原料有了机制性的保障,这也恰恰是元易模式的又一大亮点。

        赤峰元易所在的阿鲁科尔沁旗本身就是玉米的重要产区,玉米种植面积大。在赤峰元易的厂区,我们看到了一排一排先进的农业机械。有的农机设备,一辆就需要投资200万元。

        为确保原材料的稳定与安全供应,经过两年多的实践与探索,元易主要确定了三种收储运模式:

        (1)农机作业置换模式。公司购进部分农业机械,成立农牧业联合作业公司,由农牧业联合作业公司牵头联合其他农机合作社组建农机合作联社,通过农机商业化作业向农户换取秸秆;

        (2)“农保姆”模式。公司出面牵头联合种子公司、肥料公司和农机合作社对农户进行“合同农业管理”,也就是代替农户种地。种子公司负责提供种子,农机合作联社负责农机作业服务,肥料公司负责提供肥料,公司安排专业人员负责田间管理。秋后以粮食换取种子、肥料、农机服务费及田间管理等费用,秸秆由公司无偿收回;

        (3)产品置换模式。以燃气和有机肥与农户换取秸秆。

        正是以上几种方式的结合,让阿旗的“庄稼地”变成“燃气田”,有效节约农业生产成本,提高了生产效率,缓解农业生产人口减少的压力,增加了农户收入。

        元易董事长陈立东说:“我们看到国外的农民可以坐在家门口收钱、当老板,我们元易公司奋斗的目标就是让农民坐在家门口,轻松获得高收益,这个社会价值我们很看重”。

        思路决定出路。赤峰元易的工业化生产、社会化输配及在原料保障上的机制化布局再次体现了一个领军企业的创新精神,成为赤峰元易引起国内同行关注的核心。有专家称,赤峰元易想得深、做得透、行得远,他们在追寻企业自身生存模式的过程中,正在日渐形成击穿三农问题的崭新解决模式,从而展示出行业改写者的身姿。

        五、元易工业化发展农业造福农村的生动实践

        在阿旗,农民正在告别千百年来抱柴禾做饭、取暖的历史,同时,在阿旗随着供气量的增加,部分余气还将运往赤峰,元易生物天然气成为赤峰市调整能源结构的重要支撑。

        面对元易,来自全国的参观学习者,让董事长陈立东迎接不暇。提到元易,很多参观后的人感到兴奋。

        以前全国各地也有沼气生产厂,但大多陷于规模小,没有输配管道,建得好,但用得不好,最后随建随扔,造成巨大的浪费。现在在业界形成了一个话题:沼气升级找元易。

        以前也有生物天然气生产厂,但多数是作为处理牛粪、工业残渣等配套设施而上的,因为不能商业化运营,从而陷入困境。于是工业废渣的处理部门也找元易合作。

图片7

有机肥加工车间

        元易以良好的政策背景,稳定的市场需求,也被金融和投资领域的人看好。

        在来访者的述说中,元易的价值终于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是它第一个通过高科技的手段把生物天然气的规模做到全国第一;是它把生物天气作为一个独立的产业和商品在全国第一个打通了技术路线并确立了商业模式。彼得·德鲁克说:创新是管理的核心,而对于中国破解三农问题的一举多得来说,后者的创新价值不亚于前者。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美丽乡村和绿色城镇化让人们把目光再次聚焦到元易,并呼唤着元易现象的放大。

        元易的探索正好符合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用工业方式发展农业的崭新思路。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等相关部门对元易的探索充分肯定,赤峰市也提出了气化赤峰的战略决策。

        黑龙江、山东、江苏的部分农业大县纷纷向元易抛出橄榄枝。随着北京元易公司的成立,元易会进一步整合全国的资源,因地制宜,对多种原料多种用途提供最佳的解决方案,第二家、第三家工厂将随之诞生,而元易公司的9大事业部也将会成为破解中国三农问题的基本模块。

        艰苦奋斗、合作共赢、向美好生活出发,是元易公司的企业精神,元易在北京成立了元易生物天然气联盟,用董事长陈立东的话说:“我们谁也别说谁强,谁也别说谁弱,面对这个崭新的行业,大家互相协作一起向前走!” 

        为中国的绿色城镇化提供系统支撑、推动城乡同质化生活的“元易现象”正在引起更多关注。一位哲人说过,回首过去的一百年,风云变幻,但一切推动中国现代化的事业都是正确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个改变历史的实践,正在北部边疆诞生并向全国延伸。

        公司强则国强,美国的强大得益于公司的力量。打造中国生物天然气的领军品牌,推动中国城乡间的同品质生活是元易的誓言!相信元易,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它作为一支草原之箭,会以公司的力量帮助人们找到美丽乡村绿色城镇建设的最终答案。